当前日期:

  当前位置:首页 >案件追踪 >
网曝晋政令在平鲁成废纸
发布时间:2019-12-06  来源:  浏览次数:67195

    近日,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陶村乡楼子沟村村民代表在网上举报,山西省政府文件在平鲁成为废纸,乡村两级领导大肆侵贪补偿款任性而为,村民的利益受到了伤害,为官者却安然无事,平步青云,在群众中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

  2005年至2008年间,为了支持国家重点煤炭企业——中煤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矿的开采,先后分三次让出了属于本集体的所有土地,包括村民的口粮地、承包地、宅基地、交通用地、坟地、村集体林地以及其它未利用土地,并于2011年6月按照平鲁区委、区政府的要求,实施了整体搬迁和移民。

网曝:晋政令在平鲁成废纸 侵贪补偿款任性而为

  据朔州市平鲁区人民政府填发的平集有(1992)字第032025号《集体土地所有证》,朔州市平鲁区陶村乡楼子沟村拥有各类土地总面积为12245.4亩。

  按照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文件晋国土资发【2007】193号公布的朔州市平鲁区东南工矿发展区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1140元/亩和补偿倍数28倍(包括土地补偿9倍、安置补助18倍、青苗补偿1倍)来计算,其被征地补偿总额为349731822元。其中土地补偿101790828元、安置补助费为241036128元、青苗补偿费为6904866元。

  按照《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使用土地征地补偿费分配使用办法》(下称《办法》、182号文)之规定计算:楼子沟村所有被征地补偿费中应分配给农户的80%土地补偿费应为81432662.4元;留给村集体经济组织的20%土地补偿费应为20358165.6元。

  然而,据村民反映,平鲁区以及陶村乡人民政府,视山西省人民政府令第182号为废纸,公然违规截留并挪用本属于楼子沟村集体和村民的被征地补偿费中的全部土地补偿费达101790828元。

  2010年的8月,楼子沟村发出一个通知,说按照楼子沟村耕地面积6056.9亩,每人按7亩的60%发放标准。通知执行的被征耕地发放标准却仅为21660元/亩,正好是安置补助和青苗补偿之和,其中的10260元/亩的土地补偿,已被区政府全部截留。除此之外,楼子沟村的总土地面积是12245.4亩,除村里给村民分配的6056.9亩耕地外,还有6188.5亩林地、荒地及其他用地补偿费116748540元没有进行分配。

  村民反映,村支书刘满文本是土生土长的楼子沟村人。在村集体土地未被征收前,与其他村民没什么两样。随着露天煤矿征地面积的不断扩展,利用工作上的便利,与村财乡管的两任陶村乡党、政领导结成挥贪同盟。

  据2015年5月14日区纪检委常委孟春业回答村民提问时说: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财务账上现在还有600万元,那剩余的6300多万元哪里去了?2007年,楼子沟、杨井沟村都以村集体的名义与平朔集团公司签订土方剥离合同,杨井沟村每剥离一方土平朔公司返利0.2元,但楼子沟12245.4亩土地,平均剥离四十米深,返利金额应该是6200多万元,这些钱哪里去了?村里修公墓多支出70万元。2008年楼子沟村被征完了全部的土地及地上附着物,2011年进行了公示。但公示中村里较大的设施:敬老院40间窑洞、西园卯煤矿、四城老窑(旧煤窑)、戏台庙宇、村子东西各一蓄水池塘、村集体8间土窑、崔六房前长约50米的石混排水沟,以及村西沟底人工开凿的高两米、入深20多米、宽1.5米的水窑等共1000万元资金未入村账。还有,从露矿领取的500万元清场费,平朔露矿给的人畜饮水、污染震动等费用1000多万元去向不明。

网曝:晋政令在平鲁成废纸 侵贪补偿款任性而为

  另据了解,2006年10月至2011年初,陶村乡党委书记武卫东任职期间,不仅大规模豪华装修了乡政府办公楼、还在改造陶东商业一条街的同时,又在陶东村、陶村乡寄宿制小学门前建以及陶村乡政府东与元元公路(S241)交汇处,造了四座汉白玉及仿古牌楼。这项近亿元的豪华装修办公楼和建造牌楼的工程费用从何而来?村民们怀疑,时任陶村乡党委书记武卫东在兴建上述工程过程中,有挪用楼子沟村村民安置补助费和林地补偿费的重大嫌疑。

  2011年初武卫东调走后,接替陶村乡党委书记的,是平鲁区阻虎乡原党委书记王军。王军任职陶村乡党委书记第二年,陶村乡政府办公楼便开始了又一次的大规模豪华装修,装修费用等又达数千万。后来,王军将前任书记投巨资建造在陶东村和乡寄宿制小学门前的两座汉白玉牌楼,以及建在元元公路上的一座仿古牌楼全部推倒、废弃。如今,由前任书记投巨资建造的三座汉白玉、仿古牌楼和石狮子已经荡然无存。

网曝:晋政令在平鲁成废纸 侵贪补偿款任性而为

  2010年底,此时的村支书刘满文已是羽翼丰满、财大气粗,全不把同村的乡亲父老放在眼里,特别是对外来迁入户更是变本加厉、处处卡扣。村民刘文秀为了维护村民及自身的合法权益,多次向上级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结果被行政拘留,这明显就是打击报复。

  目前,楼子沟村的千余失地农民自失去土地和家园后,全部过着四处借居的漂流生活。搬迁后的四年多来,除被平鲁区政府截留、挪用了超亿元的土地补偿费外,另有约1.1亿多元的林地、荒地安置补助和1.5亿元的集体资产全部被陶村乡政府和楼子沟村干部贪污。对楼子沟村所有失地农民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就上述问题,村民们不断的向上级反映,从中央到地方,他们踏破了铁鞋。可是,遇到的是往往是搪塞、推诿、敷衍,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而那些曾经的当事领导,还在领导岗位上悠哉悠哉。

  一个消失的小山村,一段刻骨铭心的梦魇,让楼子沟村民挥之不去。失去土地的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本该得到的补偿却化作一缕青烟,飘忽得无影无踪。

  他们不服,他们还要反映下去,因为他们相信,以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不会不关心民瘼,那些蛀虫们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处,农民的尊严与应得的利益,一定会得到维护。(刘士余)
 来源:
http://www.cciatv.com/n/sannong/shichanggongqiu/201606/31048.html

上一篇:山西平鲁四村民实名举报村干部侵吞上亿补偿款

下一篇:河北宁晋: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 暗箱操作令人深思令人忧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料等)版权属百姓呼声所有使用,欢迎转载,须注明出处

百姓呼声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2020008122号